🔥www.875555.com-腾讯网

2019-09-23 11:18:48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23 11:18:48

我很感谢家属的理解,其实患者的这个病和烧伤的治疗是没有关系的,但是患者病发在医院,许多家属肯定会产生质疑,但是他的儿子并没有,因为这段时间他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一切。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老汉看着我拿着苍蝇拍追着苍蝇,咧着嘴笑着,笑得跟个小孩儿似的。而且逐渐开始患者身上的绷带包裹也在减少.患者终于不像一个木乃伊了。那天我和他的儿子在医院门口的小店喝了个烂醉。“大夫,我想咨询您个事。”他边说边流着泪。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再次看到了那个家属的时候,他蹲在地上不停地在手机里翻找着什么。估计很快了......“我回到老汉的床旁,我就那么坐在他的身边,我拉着他的一只手,他的儿子拉着另一只手。

“您讲。我记得换药时我拿出高渗盐水的那一刻,主任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,他没有说什么,但是我感觉到从那之后他开始经常出入这位患者的病房了,开始询问家属、安慰、鼓励、陪伴......我记得是第5天开始,患者烧退了他开始能吃东西了,不再抵触我了,见我的时候也呵呵地咧着嘴笑。感染的地方更是让人头疼,我每天要做的就是清洗那些渗出的黄脓。那天开始,随着渗出的减少,换药变成了2天一次。

绿脓杆菌是一种致病力较低但抗药性强的杆菌。

患者入院三个月那天他出院了,看着他能自行活动、吃饭、上厕所,看着他疤痕形成的创面,看着他一直咧着嘴笑,我又哭了。患者儿子背来了一只剥好皮的羊送给我,那是我第一次收礼,我收下了。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,他痛苦地“啊,啊”叫着,眼睛一直看着我,眼神里好像在说“救我,救我......”后来经检查: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(量少)。”主任看着我,犹豫了很久,“收吧,这个病人能不能活全看你了。太贵了,换不起了。

取分泌物培养,结果让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,不是绿脓感染。

儿子又背来了一只羊,我再次悄悄地放了1000块钱在患者的住院押金里,那个时候我发现90天的住院,花费了患者不到3万块钱。

”他看着我,眼睛里充满了哀求。

”说着说着,他哭了,张着嘴不停地哽咽着:“我真的不想看着我爸就这么回家等死,他要是疼您就给打止疼针,让他别那么痛苦地走......”我记得,我那时也哭了......然后,我开始给病人换药,包裹的纱布有大量的渗出。

十年前,刚参加工作的我,在一家二级(社区)医院工作,具备二级医院的职能,同时也能让老百姓享受社区医院的报销比例。

“大面积的烧伤,我们治不起了,想回咱们医院住院,我没太大的要求,治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。

离开医办室后我哭了,委屈地哭了。

我什么也没说走出了治疗室。

”主任看着我,犹豫了很久,“收吧,这个病人能不能活全看你了。我看到他能慢慢地自己坐起来了,身上有些力气了。

呵呵,病房里的护士都说我疯了。我小心地用盐水边冲边揭,我怕患者疼,怕我暴力揭开会损坏刚长出来的新鲜肉芽。

“他们都不收。

十年前,刚参加工作的我,在一家二级(社区)医院工作,具备二级医院的职能,同时也能让老百姓享受社区医院的报销比例。

”“我父亲想从市里转回到咱们医院住院,您能接收吗?”“什么病?为什么要转回来住院呢?”那时候刚工作的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,有些诧异。